1946年, 四川警察中队长劫走3万两烟土, 惹怒袍哥组织下场很惨

民国35年(1946年)农历八月十四,四川资中、威远、仁寿三县交界的罗泉井附近,一处名叫瓦店子的崎岖山路上,几十名挑夫正在匆忙赶路。

民国四川

那时候四川大多数地方道路崎岖难行,商贩运送货物全靠牲畜和人力。这支挑夫队伍的前后都有几个商贩打扮的人,催促着队伍加快步伐。忽然之间,山路旁的半山腰上,响起了一阵枪声。那几个商贩打扮的人,立刻拔出腰间的手枪,朝着远处打了几枪。

没想到,周围的枪声密集起来,挑夫们明白,这是遇到土匪了,纷纷丢下货物逃跑。那几个商贩打扮的人知道寡不敌众,只能边打边退。等这帮人完全走远了,两旁岩石后面,才钻出四五十名身穿黑衣的人,清理战场。

其实,这群人并非土匪,而是资中县的警察中队。为首的是中队长邓家生,他催促着手下赶紧清点货物,抓紧带回去。这次他们的“战利品”真不少:除了各式手枪36支,还有3万多两大烟土。

四川的烟土生意从民国初年开始,军阀割据混战,烟土税和烟土买卖,成为他们获得军费的重要途径。与此同时,每个防区还都设有禁烟查缉局等机构,表面禁烟,实际上从中抽取巨额烟税。可以说,整个民国时期,四川的烟土种植和走私,泛滥成灾。

警察中队长邓家生,就是劫了一支走私烟土的商队。几十名警察看到这么多烟土,乐得合不拢嘴,当夜就把这些货物送到了县城邓家生的家里。邓家生的老婆早就准备好了酒肉,好好款待了这几十名兄弟,酒足饭饱之后,邓家生给每人分了10块银元,大烟2两。

最后,邓家生脸色一变,阴沉着脸说:“兄弟们,没有我的同意,任何人不准把我们的行动告诉别人!”大家自然心领神会,纷纷对天发誓,高高兴兴回去了。

就这么,邓家生弄到了3万多两大烟土。

清末鸦片种植

邓家生自然明白,这样的行动不可能瞒得住所有人,要抓紧打点关系。于是,他一大早就爬起来,赶到县政府,找到了县长许蜀淙。邓家生汇报说,自己根据情报打击烟土走私,昨晚的行动大有收获,缴获手枪21支,截获大烟土5300多两。说完,邓家生毕恭毕敬地递上了200两烟土,请县长“查验”。

许蜀淙一向对外声称“廉洁奉公”,在下属面前也比较谨慎。但是,当两大包烟土摆在桌上时,他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。之后,许蜀淙又一本正经地说:“当前正值肃清烟毒的时期,缴获的烟土不能擅自处理,谁也不能品尝,择日当众销毁吧!”

邓家生心领神会,赶紧带着两包烟土离开了。之后,他一路跑到县长家中,把早已准备好的800多万元法币送给了县长太太。之后几天,邓家生马不停蹄四处奔走,跑遍了资中县军政要员和地方士绅的家中,送出了大量的烟土。就连邓家生的同学和亲友,每家都拿到了至少几十两烟土。

短短几天时间,邓家生送出了几千两烟土,整个资中县城热闹起来了。把资中县大小官员权贵都打点好了,邓家生家里还剩下2万多两烟土,数量依然十分庞大。他和老婆商量,有了这批烟土,这辈子什么都不愁了。现在先想办法把烟土运回老家藏起来,等风头过去,再拿出来卖个好价钱。

因为邓家生及时打点关系,此事的后续发展很顺利。几天后,许蜀淙县长就召开了一次会议,对这次缴获烟土的情况作了报告,以资中县“党政联席会议”的名义起草了电文,呈报川康绥靖公署、四川省政府等部门。电文中说,这次行动截获烟土1000两,会尽快押送省府查验处理。

你看,明明是三万多两烟土,邓家生一番操作,就变成了一千两。这么大的事情,也就成了无所谓的小案件了。

丢烟土的人,可不会轻易罢休。

民国四川袍哥人数众多

四川当时遍地都是鸦片贩子,这一次邓家生抢劫的货物,来自著名的“自贡帮”袍哥。民国时期,四川各地都有袍哥组织,国军第88军军长范绍增曾表示,当时袍哥成员占全四川成年男子的90%左右,影响力非常大,有些地位和名望的人,都有袍哥背景。自贡帮袍哥不少都是亡命之徒,四川大特务头子冷开泰、川康绥靖公署高级参谋黄莹怀等人,都是这一组织的重要人物。

所以,当这批烟土被抢劫之后,自贡帮首领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。3万多两烟土不是小数目,他们自然十分愤怒,发誓一定要报仇。没过多久,他们就查到,这批烟土是被资中县警察中队长劫走了。自贡帮不能光明正大到资中县闹事,于是查到资中县袍哥组织“仁和堂”舵把子王云武,在当地位高权重,树大根深,一定能帮上忙。

春节刚过完,住在成都的王云武要回资中老家探望亲友。这一天,他乘坐的汽车在龙泉驿境内疾驰,车子刚刚过了一个拐弯处,路两旁忽然窜出十几个身穿黑衣、手持短枪的人。王云武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他不慌不忙下了车,走上前去与对方寒暄了两句。

这些黑衣人就是自贡帮的袍哥,他们详细说了3万两烟土被劫的事情,希望王云武能帮个忙,把货物要回来。王云武见对方人多势众,当即答应,回到资中就处理此事。

袍哥人家,绝不能拉稀摆带——说出去的话,就必须要做到,虽然此事和王云武没啥关系,但他既然答应了自贡帮,自然不会食言。一回到资中县,王云武就找到了邓家生,二话不说先扇了他几巴掌,把周围人吓得都不敢吭声。王云武说,限期把劫走的鸦片和枪支全部交出来,不然后果自负。

邓家生连连点头,他知道王云武曾任三县联防团司令、资中县公安局长、威远县县长、29军驻区团练干部学校校长,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要了自己一家的命,绝对不能惹。

邓家生哭丧着脸回到家,把此事告诉了老婆。

民国刑场

夫妻俩抱头痛哭,没有办法,为了保住性命,只能乖乖交出烟土。只不过,此前已经送出去了很多,也不能再去要回来啊?邓家生只能掏空积蓄、变卖家产、四处借钱,最终购买了一批烟土凑上,全部还给了自贡帮,才算了结此事。

但是,抢了别人的东西,再还回去就没事了?两个月之后,资中县长许蜀淙忽然接到川康绥靖公署主任邓锡侯的电报,说警察中队长邓家生贪污缴获的烟土,数额巨大,情节严重,立刻将其押往成都,依法严惩。

许蜀淙知道此事很严重,赶紧把邓家生叫来,给他看了这份电报。邓家生本以为事情已经了结,此时慌了手脚,当即跪在地上,请求县长想办法,救自己一命。许蜀淙立刻扶起他,说自己在省府有熟人,只要找人周旋一下,不会有什么大事。但是,邓家生一定要自己承担一切,绝不能牵连别人,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他。

许蜀淙怎么可能帮邓家生呢?他一是怕邓家生逃跑了,自己要担责任,二怕邓家生牵连到自己,所以必须好言相劝。当天晚上,许蜀淙亲自陪着邓家生在自己家喝酒,门外还安排警察彻夜守着。

第二天一早,邓家生就乘车直奔成都去了。第一次审理邓家生的时候,主审官和颜悦色,说只要老实交代,缴清罚款,很快就能出去了。邓家生一听,以为县长许蜀淙找好了关系,自然十分高兴,又带信回家,让老婆四处借钱,于6月中旬把罚款交了。

邓家生本以为很快就能回家,没想到,7月下旬的一天,法庭忽然宣判邓家生死刑,立即执行。邓家生当场瘫倒在地,嘴里不停大骂,他这时才明白,许县长根本没帮他疏通关系,自己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死。

刑场上,行刑队的士兵似乎枪法不太准,连打几枪,都只打中了邓家生的胳膊和腿。邓家生瘫倒在地上,鲜血直流,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。眼看着邓家生没了力气,即将流血致死,行刑士兵枪法又准了,一阵乱枪打中了他的头部和胸部……

邓家生死了,县长许蜀淙也没有好下场。

民国处决犯人

当年年底,许蜀淙就被免去了县长职务,他明白自己不能待在资中县,于是收拾行李,准备回老家。结果,走到自流井黄泥岗时,被自贡帮袍哥截住了。

许蜀淙被绑了起来,吊在一棵黄桷树上又打又骂。最后,许蜀淙被活活折磨而死,尸体吊在树上好几天。附近的老百姓看着可怜,就把他的尸首放了下来,用草席一裹,埋在了附近的乱坟岗上。

邓家生和许蜀淙其实并不笨,劫了这么多烟土,怎么可能无人报复?那个时候能一次走私3万多两烟土的,必然是很有实力的袍哥组织,要么就是有权有势的军政人物,不是什么小人物。

但是,贪婪让他们失去理智,为了钱甘愿冒险。最终,钱没弄到手,命也丢了。


快3平台,快3官网,快3网址,快3下载,快3app,快3开户,快3投注,快3购彩,快3注册,快3登录,快3邀请码,快3技巧,快3手机版,快3靠谱吗,快3走势图,快3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